智能制造投資專題大健康投資專題養老產業投資專題
當前位置:首頁 > 生活 > 娛樂 > 正文

走到第四季的《吐槽大會》 還在探索年輕人的喜好

來源:投資界 2020-02-21 12:28中投投資咨詢網 A-A+
  綜N代們這幾年“過山車”式的變化有目共睹。同質化現象嚴重的背景下,只有走差異化道路的節目還在堅持。
 
  走到第四季的《吐槽大會》就是典型,在節目形式上,繼續將“吐槽文化”和“脫口秀”深度結合,主咖副咖輪流吐槽的生態愈加成熟;在節目內容上,探索更接地氣的表達,使之演變成年輕的生活方式和日常娛樂體驗。
 
  在節目價值上,嬉笑怒罵之后并沒有失去深度的人文關懷。《吐槽大會》鼓勵人們真實的表達態度,坦誠地面對自己,在“吐槽”中培育“求真”的正能量。兼具圓融和銳度,傳遞鼓勵和溫情,輪番霸占熱搜的成績自然在情理之中。而《吐槽大會》的口號變遷,也冥冥中暗合了本土吐槽文化的“擴圈路徑”。前兩季是“吐槽是門手藝,笑對需要勇氣”,這是技術活,群眾難以熟練掌握;第三季在出圈的基礎上,“吐槽,是一種年輕的溝通方式”,開始靠攏日常;到第四季,節目出圈與嘉賓入圈并行,slogan變成“吐槽,我們來真的!”
 
  不僅吐槽越來越犀利,吐槽的議題也多元并蓄。從直播圈到電競圈,甚至別出心裁開辟“夫妻專場”,節目的主題內容圈層不斷拓展,從而觸及更大范圍的受眾。這種“開放性”讓它有了“營養”:嘉賓敢于卸下偶像包袱,觀眾也可以將心中的負面情緒轉化為關切感和同理心。
 
  吐槽若是不自主,不如在線斗地主。以前《吐槽大會》教會吐槽,如今的《吐槽大會》鼓勵思考。就像第十期的主咖蕭亞軒,帶著小男友來洗白還是秀恩愛,我們大可以看完后獨立判斷嘛。無腦附和跟風,又與鍵盤俠何異?
 
  戀愛不丟臉,吐槽有點酸
 
  《吐槽大會》的收官之戰,節目迎來主咖蕭亞軒和驚喜嘉賓黃皓。針對蕭亞軒“鮮肉收割機”的吐槽屬性,副咖們火力全開后卻被“半脫稿”的蕭亞軒給反吐槽了。
 
  蕭亞軒剛上臺,VCR里“鮮肉菩薩”、“喊場女王”、“樓盤揭幕愛好者”的標簽就啪啪往人身上貼。“沒有人可以永遠年輕,但蕭亞軒的男朋友可以”這種網絡金句也粉墨登場。看到這種勢頭,若是硬糖君,恐怕要“頭發甩甩,大步的走開”。
 
  老牛吃嫩草的梗,被張紹剛翻了個花:“人家小牛的時候,也喜歡吃嫩草”;分析為何鐘愛走穴,賀軍翔的結論是:“談戀愛太費錢,你不理財,年輕人才不理你”;瀏覽前男友列表,呼蘭感慨:“有人說她集郵,她集的是斐波拉契數列吧”。
 
  整容和年齡差被容祖兒“打包吐槽”:“她男朋友應該沒見過她小眼睛的樣子,因為那時候他還不允許看電視”;卡姆腦洞大開,蕭亞軒抓周抓了手機,立馬加了一個兩歲男寶寶的微信;黃皓的危機感十足,“我的表演很短,我怕我一下臺她就換男友了”。
 
  黃皓加油,你“蕭亞軒男友”的身份已經堅持到這期節目播出了,驚不驚喜、意不意外?無疑,網絡輿論中常見的鮮肉菩薩、前男友列表都是一種刻板印象。即,認為大齡女性沒有吸引力、與鮮肉談戀愛是占便宜。
 
  人們更喜歡用年齡和外貌,來評價一對公眾戀人的“適配度”,而不是更重要的愛情和守護。蕭亞軒說:“談戀愛不丟臉,嫉妒別人有戀愛的人丟臉”。這是對女性戀愛中年齡歧視的強力反擊。另一種刻板印象是,縣城走穴和樓盤開業是明星“變low”和過氣的標志。但蕭亞軒剛上臺就化解了:“一開始不想來節目,因為還有很多工作等著我,像樓盤開業啊。”興之所至,蕭亞軒更是脫稿吐槽,多次讓工作人員調整提詞器進度。演唱會上“我說嘿你說嘿”的互動,也得到了現場觀眾的傾力配合。
 
  總結起來就是:有戀愛,有工作,敢互動,都沒什么好酸的。在黃皓和蕭亞軒的互相吐槽中,副咖和觀眾們吃了無形狗糧,也見證了愛情的純粹。Love fights everything,蕭亞軒敢愛敢說的態度,是“活出真我”的最好例子。就連直播里卸妝和親黃皓,蕭亞軒也說完全沒想過,想做就去做了。難怪張紹剛感慨:“說的是真好,但聽起來是真害怕。”
 
  完全“失序”不念稿的蕭亞軒,反而找到了吐槽的“正序”,那就是真實。沒那么好聽,沒那么有梗,但敢于敞開自己去接受大眾審視。
 
  出圈和入圈,誰夠話語權
 
  麥克盧漢曾提出“媒介是人體的延伸”,新媒介賦予了觀眾更多的自主權,吐槽也更深入地被年輕人所接受。應該說,走到第四季的《吐槽大會》,已完成本土網綜脫口秀的奠基階段。出圈的節目和入圈的嘉賓,表征節目進入“深水區”。
 
  一方面,是出圈的節目更多的囊括社會熱點,主播帶貨、電競爭議、體壇恩怨、主持失誤均成為主題被吐槽解構;同時觀眾對《吐槽大會》吐槽內容的吐槽,也成為其出圈的明證。
 
  李佳琦“不粘鍋背了我的鍋”,映射的是主播業務和帶貨品質的微妙關系。一次沒做好準備的直播展示,很可能“蛋黏鍋粘”的翻車;寧王回應成績下滑,堅持“我沒有那么快退役”,是對電競“存在無限可能”的魅力詮釋;朱丹大秀繞口令,正面硬剛自己主持功底下降的輿論。
 
  這些熱辣的主題,增加了吐槽的及時性和新鮮感。從2019年12月初“騷凹瑞”梗橫空出世,到1月11日第7期《吐槽大會》朱丹當主咖,前后僅一個月的間隔。若考慮提前錄制的時差,節目邀約朱丹的速度應該更快。
 
  另一方面,是入圈的嘉賓和觀眾領略到了吐槽文化的魅力,主動介入帶來更多的行業視角,增加多元觀點。李汶翰坦然面對不溫不火的現狀,讓觀眾可以窺探“表面風光,內里殘酷”的偶像市場;鄭鈞吐槽大張偉是“優秀的背著電吉他的二人轉演員”,多少有一點搖滾老炮對嚴肅音樂創作沒落的痛心疾首。
 
  作為行業內窺鏡,這一季《吐槽大會》更多的是展現各個圈層的小無奈。成績巔峰如孫楊,也有對手的口水戰;甄子丹和吳京的恩怨,兜兜轉轉多年后一笑泯恩仇,“來就來了,還帶什么棍子呢”;演技頗佳的熱依扎,卻因為穿著遭受無端的網絡暴力。
 
  吐槽的目的不是“喊冤”,也不是玩梗之后對矛盾的想象性和解,而是對話語平權的一種爭取和努力。世界并不會因為你說的這個段子而更好,但你卻可能會因為這個段子,而覺得世界好一點。《吐槽大會》的節目設置,天然地使它帶有一種對圈層和權威的消解。無論是什么身份,無論是什么層次,都可以站在臺上吐槽他人。直播圈可以吐槽娛樂圈,主持圈可以吐槽電商圈。
 
  嘉賓們面對面的“吐槽”,實現了多元價值觀的碰撞,也是一種“抵抗式的解讀”。那些你認定的標簽,那些你不了解的想法,就在針鋒相對的互懟中露出真容。當《吐槽大會》用滿含真實與勇氣的喜劇精神,來抵抗生活的荒誕與無奈,恰好契合了時代癥結。
 
  洗白或抹黑,尺度更敏銳
 
  卡姆是這么吐槽李庚希的:“錄完節目肯定問,還有煙嗎?裝得我累死了。”如果硬糖君是本人,肯定不會覺得在“洗白”,這在諷刺空間里基本沒留任何余地。
 
  《吐槽大會》構建了網絡時代的自我表達和媒介賦權,在完成情緒宣泄時撫慰群體性焦慮。這其中既有公共空間的不畏表達,也有槽點問題的替代性解決。明星嘉賓被最大程度的還原為一個普通人的角色,即“去明星化”。福柯提出了“話語即權力”觀點,其核心在于“如何講述比講述什么更重要”以及“建構比反映重要”。那么,我們對《吐槽大會》進行解讀的關鍵,也在于探詢文本中“明說的”和“未明說的”。
 
  主咖的私生活和演藝事業,是“明說的”內容;他們以反話正說、隔山打牛、話里有話等形式所傳遞的價值觀念,是“未明說”的。而這部分“未明說”的內容,恰恰是一部文本中的“結構性裂隙和空白”,是最重要的“冰山之下”。
 
  馬蘇幫朋友是“明說的”,謹慎發聲的頓悟是“未明說”的;徐崢的“囧系列”口碑下滑是“明說的”,大眾對電影創作的懷疑和惋惜是“未明說”的;賴弘國和阿嬌的經濟賬是“明說的”,阿嬌對丈夫的信任和理解是“未明說”的。“以建構比反映更重要”的視角看,無論是節目內的彈幕還是節目外的社交網站,觀眾對《吐槽大會》的吐槽也是與時俱進的,這正是它營造大眾娛樂的另類方式。全民吐槽的媒介景觀,也具備巴赫金筆下“狂歡世界”的特性,即遠離中心主義追求更為自由的狂歡世界。
 
  吐槽的要務,在于找到冒犯的邊界。重了像抹黑,不夠像洗白。前者常在一種冒犯性的對抗中顯得失禮,比如戳伊能靜的公主病、嘲周震南網絡脫節、阿嬌丈夫約會網紅;后者是在自嘲、調侃、拼貼、戲仿的吐槽手法中,被誤解為對嘉賓明貶實褒。
 
  或許,指望《吐槽大會》承擔“洗白和抹黑”的大任,這種想法本身就是對節目的誤讀。因為嘉賓和觀眾的認知差異,節目不可能產出實質性的解決方案或者引導大眾輿論。馬蘇成了第一個道著歉下臺的副咖,朱丹的繞口令再遛也沒有改變主持口誤的事實,操作失誤的李佳琦仍要替鍋“背鍋”。
 
  《吐槽大會》的功能是提供娛樂和建立認同。正如默多克所提出的“亞文化為集體認同和個人的自我尊重,提供了一種社會和象征的語境”。敞開心扉,意味著接受灼熱的目光;接受吐槽,就是釋放未預設的真實。
 
  在抹黑和洗白之間,是大眾對吐槽文化的進一步認知。即不再親信表象,而是選擇更理性的視角去審視判斷。畢竟吐槽這種事,“來真的”更有趣。
新冠疫情攪動中國經濟,也為很多行業帶來重大機會!
掃碼關注右側公眾號,回復對應關鍵詞,即可免費獲取以下報告
中投投資咨詢網版權及免責聲明
  • 1、中投投資咨詢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聯系[email protected]、0755-88350114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  • 2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***(非中投投資咨詢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,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,自行決定相關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。
免費報告
相關閱讀
大健康投資前景
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 大健康產業投資前景預測
京东方a股票